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某天以及某天的(下)

2013-12-03
       當天照完學校以後,我就想著拍拍家裡附近。我家附近有幾個特別窄小的巷弄,還有幾片待開發的土地,要說擁擠也不算,至少在大樓真正蓋起來以前那個天空還是成片的模樣。
       雖然搬來這裡已經要三奔四個年頭,卻似乎從來沒有好好了解過;只知道哪裡買得到藥,哪裡可以買得到遊戲點數,哪裡可以做公車和捷運……有一陣子為了工作,騎著腳踏車過了好幾個十字交會口,總是在想著自己舊家如何如何,如果有一天又搬回去,國小同學們都還在嗎?不知道以前補習班的英文老師是不是還在頭疼小孩的發音不標準呢?在我離去的時候她的身體已不太爽俐,希望她仍一切安好。舊家社區警衛應該換人了吧,我國小時候熱心招呼的阿伯也老了很多;舊家檳榔攤那兒是不是依然收容很多狗呢?但是就算再多隻,死去的小黃還是死去了。
       當我經過了正在開發的我家附近,看到建築物慢慢從地基開始成形,變成一桿一桿一束一束的鋼筋水泥,隨著他們越蓋越高,天空的呈現便越顯逼仄。
       因為這樣的失望是第二次了,我已經不再特別想強調什麼;到底為什麼要去蓋這麼多房子呢?如果是一個圖書館也好,電影院也好,世界上這麼多地方老的舊的新的可以住,卻偏偏要再多蓋一整籠的人籠繼續泡沫至此。每次經過工地就在想:就儘管花錢吧,連兩年前新蓋著的一個「新鳳居社區」都還有未售屋呢,真是令人著急,不是嗎。
       高中的時候,當時因為學校離我家很近,所以是騎著腳踏車去的。早上七點半必須到校,所以我每天早晨,就會騎過一片同樣尚未開發的寬廣空地,雜雜滿滿蓄長底青草,遠遠的建築只有矮房,更遠只是山。因為當時沒什麼車,我踏著踏著便騎停在一夜未眠尚未闔眼的路燈身旁,不受任何引擎打擾地,看著朝陽和雲的變換。可能這些東西是我對文學興趣的啟蒙吧,當時背了的詩總只有那麼幾句:天地合……乃敢與君……。
       在那樣呈現L形狀的都市缺口裡,我好像很青澀的在認識文學。
       隨後雖然寫了很多類似的呈與老師過目,卻總被開涮,說實在寫得不怎麼地。也許當時的感動真正難以言喻罷,太過激動而無法平和去描繪,落得俗套了。而今這樣的感動再次被抹煞;高牆的建築和金錢暗湧的潮流我並非排斥,要我說我也必然是紅塵浮海中一個特別愛錢的人,然而能不能,就留予一點空間,去喘息呢?


─逃走?─

       因為買了相機嘛,如果不到處拍好像真的很愧對自己,於是多少拍了家裡附近。
       東山鴨頭旁邊掛著的兩個燈籠真的很好看,原本我走著都已經過去了,想著絕對不能錯過此次機會,不然下次帶相機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呢;於是原路折返,買了三十塊的豆腐豆乾,借勢拍了幾張。
       老闆夫婦都是很老莫約五六十歲(也許七十?對不起我真的不太會看)老闆娘看到我拿出了相機,默默的走到前面把鋁碗夾子擺好。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感謝她默默地做了這件事。買回家以後老媽說東山鴨頭最近爆出回鍋油什麼什麼,我問那麼他們怎麼還賣呢?媽回說應該是賣習慣了吧,就我這種愛亂花錢又不看新聞的人才會去買了。


 ─好暗啊?─

      公車下來的地方有一塊地,至今還不知道它是做什麼用的,倒是有一面牆壁上有著特別美式的塗鴉。因為很暗,有些照片拍起來被說有點像核區附近。
       --老弟你少唬我了。

       拍了很多有的沒的,像是小花啊,垃圾啊,甚至還有三角形的,那種橘色的桶狀物,有點錐形的那個…… (到底叫什麼來著? )還有一顆樹上面說了很危險請勿靠近。
       我看著那一塊空地有幾隻黑狗白狗巡來巡去,還真是有幾分詭譎的樣子。說來弔詭,我雖然幼時特別愛狗,長大後對動物反越發敬謝不敏了。一隻博美朝我跑過來都能夠僵硬半天,主人都會特別不好意思以為自己家的狗衝撞我了。其實我才應該道歉,我是真的怕狗了,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
       晚上的時候怎麼拍閃光燈都會跳起來,摸索著才發現原來是可以強制關閉閃光燈的啊?原諒我這個新手吧,很多路人經過都會看兩眼,想著這人怎麼拍些垃圾呢?我自己也非常害羞的,看看底下這張照片吧,明明就是張隨便的紙也拍。但當時相機拿在手上,透過相機看到的框裡的世界我都將其美化到一定程度了。(即使這張被說有點像是墳墓上的冥紙)


       雖然說這兒的排版我特別喜歡,也就是可以這樣繞圖排文的方式真的非常人性化,可惜圖片大小不能自己縮放,固定就四種SIZE真的有點可惜啊。
       另外字體也是,選擇太少了!比較滿意也只有這個大小,搞得我必須為了排版多打好幾行字呢!(或許我應該去尋找CCS或HTML等解決方式)
       左邊照片是一顆樹上面貼著某某標語,有幾個字被撕破了看不清,乍看之下好像柵欄之後特別危險一樣。在還沒到處拍之前我都沒有發現這裡,所以拍到以後特別高興吶。
       至於右邊是挖土機,我們家附近有一塊地在建房。速度還挺快的,幾天前看他們還在挖地基,現在已經填平了。真的有認真在做咩?

2013-12-04
       老師感冒放了我們的鴿子。不過那麼早到學校還是有好處的,我幸運地遇見同學陳站在教室外面滑手機-對於這點我在想上蒼老是在幫我的-我走過去拍拍他:喂今天不用上課耶。同學陳不敢置信(因為他是堂堂蹺課難得來一次就為了出席率的人啊。)我們惺惺相惜地走出大門,聊天突然聊到作業的事情,而他居然跟我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交創意寫作的期中報告……
    我於是衝到圖書館去,巧遇同學張和謝(你們肯定也被放鴿子對吧?)我特別不好意思地問了是不是今天要交作業啊?(因為我一旦問了這個,老早被她們知跟知底的我的個性,馬上就能瞭解我的話外音--靠腰我根本忘記有作業這回事了啊!)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我羞澀地在她們一副瞭然的目光下遁了。
      
       這時候說這句話總像那麼一回事了吧?
       啊~天氣真好。(艸)

       那麼,最後就交給我們的木偶一號君做個收尾吧?



文/greamo 攝影/greamo
載具:Canon EOS 100D /Canon EF 40mm f/2.8 STM




       

3 則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我喜歡那張單純的鐵網照片^^

    我雁情喲!
    聖誕快樂!

    回覆刪除
  3. 雁情!!!!!
    哈囉XDDD
    在Blogger看到認識的真的忒開心哈哈~
    本來想著這兒就當作秘密基地的(抹淚)

    謝謝你喜歡那張~xd
    聖誕快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