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四隻狗

20160412
記錄│



有四隻狗遊蕩在城市裡頭,牠們有各自的特色,隱約印象中領頭的是一個黑色短毛的母狗(這點真的讓我很驚異和喜歡),牠的乳頭數了數,因為距離遙遠大概有八個、十個、十二個?用偶數來計算,即使是側面也能概估;晃來晃去鬆鬆垮垮,尾巴翹起來像是祭司高舉的杖,牠們將越過貧脊到達更加富饒的垃圾堆去。

喇叭聲叭啦叭啦,指示燈沒有亮,但牠們已經動身。黃色的垂耳朵與白色長穗甩甩尾巴跟在母黑狗兩側,一隻仍套著咖啡色皮圈的、好像是㹴、那一類嘴吧側面看來像我的桌燈的狗,落在後頭橫越了半個馬路。現在牠們到達中島上頭了。

這條馬路被認為風水不太好,主要是這個大道總有車子想要違規左轉,因為當初都市規劃決策者的不體察,或者遙想遠一點是蔣公覺得台灣不用建太好反正等著打回去,馬路就蓋成一定得要在這邊違規左轉,否則下個左轉會是半個小時後的地步。紅燈行人走時,力圖投機左轉車將被那決策者做的第二件蠢事而蓋出的巨大捷運支撐柱給擋住視線,那是龐大的水泥圍起圈來彷彿神木,甫一入視線得好一陣子無法穿透那邊有什麼東西將無可躲避,所以必須靠大聲的喇叭提醒行人(好像用布蓋住自己的車玻璃然後大喊大叫)說自己必須左轉啊,給我閃開。

每次行人經過這個至今沒有死過人的斑馬線時,因為沒有死過人而痛恨著沒人管這件事,然後又探頭探腦地飛奔到對岸慶幸自己沒撞翻到陰曹地府。

那幾隻狗狗踏上中島,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啊。

見證著烏托邦就還是遠得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