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潦草塗鴉]


過去認為,那直接揮灑顏色做出各種各樣表演的作品好厲害,突然某一天發現自己也能這樣做的時候好開心啊,不是說假的:)

稍微文字記錄一下那樣的感覺吧。

在真正這麼做之前,通常腦海中對那下筆的物事已經有足夠的熟悉度了;右邊這張圖就是我最喜歡畫的人物角度,稍微有點低頭往上看的四十五度;先從頭髮開始抓出喜歡的形狀,剩餘的空白處畫上想要的顏色,輕輕勾勒形狀與陰影,最後上光。

腦海中浮現的概念只剩下兩件事情,一是負型,二是顏色,然後那些零亂的線條我便不管了,我只想得到喜歡,就是隨興隨心。

有時候煩惱著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變成一個成熟的人呢?

例如說,訊息回的比較慢而令人久候,例如說,因為自己的迷糊在工作上做錯而虧欠無比卻又再犯,例如說,因為那些原因而心情不好的我對別人的態度敷衍近乎惡劣......。




無事可做時就只有想到這些事情,對自己說,古往今來每個人都是這樣做的,對自己下令,然後必須遵守而變得憂鬱,彷彿春夏秋冬,應該存在,不可破壞,否則非常。

我要想辦法讓我,盡量不再犯會傷害別人的錯,卻也要在犯錯的時候不傷害自己。

好像每天都循著這個規矩醒來。

什麼時候才有辦法成熟到忘記這種事情呢?

瑜珈課結束了,老師因為報名的學生人數不足而開不了班令我大受打擊,那個老師教會我很多事,我看見鏡子裡面自己如貓如蛇如犬,把自己拉得離開人,一節一節的關節依序平躺下來,那些規矩會稍微脫離出身體外,只要眼睛閉起來呼吸就好了。

比雪,我想像中的雪,還輕。




談談視覺;


這兩幅畫裡頭我本來最喜歡第二張的,一陣子以後第一張超越了原本的喜歡。
主要是視線的關係,外頭的高飽和色調的確鮮豔奪目,卻也容易讓雙眼疲憊非常,此時視線會不自覺移動到角色的臉上(低飽和)的色調,又有一點翠綠使雙眼中和疲勞,接著再往外看那些亮亮的顏色中有什麼細節直得推敲,然後累了又回來......。

是這樣的視覺過程,不知不覺我享受起那樣的韻律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