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色塊與色塊之間有線



  斷斷續續開始看起Andrew Loomis的系列教學書之一《畫家之眼》,目前看到p135。
  在看的時候覺得應該要開始做些筆記,但捨不得在書上寫字所以放棄(啊,這樣好像不行,至少也該寫在本子上才對啊。)
  最近的我陷入一種困擾裡頭:我們彼此的意見不同,應該怎麼解決呢?
  
  啊,於是我開始看起這本書,發現在看待事情的想法真的發生了改變。
  那不是一扇門,而是白色的三角型(門本身的顏色)與深色的三角型(門的陰影)組合而成的長方型(門);淺色物體的邊緣將會開始變深,而深色的背景在靠近物體時顏色開始變淺;天空那邊淺淺的粉紅色其實是灰色,淺淺的藍色其實也是灰色。
  我的困擾被拆解開來,雖然還沒有解決,但是......
  因為色塊與色塊之間必然有線。
  而那都很美。



2 則留言:

  1. 總是怕驚擾到你的小園地,徒增你的困擾而默默的看著;
    看到這篇還是忍不住留言。

    生命中為了一些不得不而妥協的時候,會思考著.
    我去妥協或是別人的牽就能不能讓事情進化的更加圓滿;
    或是少了那些衝突而讓人事物變得停滯...

    回顧過往喜愛的作品,所謂的充滿了故事性,往往也是充滿起伏充滿衝突的故事;
    正義與邪惡,是與非,黑與白,樂與悲。
    現今的作品也相較80年代的創作有更多在黑與白之間的灰,樂與悲之間的哭笑不得
    ;英雄可能背後做了壞事;極惡之人也許是某些人的必要之惡...

    總想著如果有一天能將這一些悲傷喜樂矛盾糾結都包容起來,
    然後...現在的一切孤獨痛苦糾結,都是為了成就一篇令人動容的故事(人生),想來也就沒那麼難忍。

    跟你的理解也許有很大的出入,不過感謝你的文字讓我消除了一些類似的困擾,擅自在這邊分享自己的感言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咩口Q口Q~
      這樣子留長評的日子讓我想起以前熱衷經營部落格的時候=//=
      哇,想起來頗懷念啊XD

      大部分的煩惱都在RC的時候和你們聊完解決了許多
      當時心情是:「巨大的混亂→不甘心的理解」
      而在打文章的當下是「沉澱的平靜」

      在洗澡的時候,在睡前的時候,我都會突然對自己說,這樣子對的嗎
      那樣喃喃自語
      我開始剖析造成我不甘心的源頭,不只是最近的煩惱,而是從過去或者未來
      所有可能令我不甘心的原因──

      其實都是因為我執與自尊。

      如果我可以放下這些想法,以更加寬闊地心胸去明白自己的不足,包括為人處事
      然後將那些不甘轉成好奇心去看待此時、此刻、在這裡的我為何生著悶氣
      又或者是用這個好奇心去理解對方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
      而我又為什麼因為對方說出某些話而憤怒
      如此會漸漸脫離針對與憎惡
      我的心也開始平靜。

      不再想對方是對還是錯,我對還是我錯

      那些想要強迫別人理解我的想法的惡魔就會慢慢回到心裡面上鎖的盒子裡頭了。

      這樣子觀察自己與別人的經驗是意外從畫圖的書上看到的
      我也非常感謝......幾乎畫圖這件事變成了我用來理解人生的工具
      讓我非常放心的把自己完全交給了祂。

      謝謝咩口的留言,你的留言真的令我想清楚了更多事情~愛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