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花之樹



2017-02-28

「很久以後你突然感覺到,這就是人類普世共有的感傷了呢。」

這句話是來自戶田誠二的漫畫《蟬世代》,裡面一位漫畫編輯對漫畫家所說的話。這部作品以兩頁為一話的短篇快速地將音樂人以及漫畫家在追求夢想,或者是脫離困境與自棄的心路歷程收攏成不同的故事,主角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都曾接受信念動搖的考驗。如果你也是一位創作者的話,將會輕易地被這本漫畫感動。

就好像有個人在旁邊告訴你:加油,做下去,做就對了,我和你一起。非常激勵人心。

另外在二月初左右我被朋友推薦去看一位叫做走路痛(Walk Tone)的Youtuber影片,是一部繪本《貓魚走丟了》的導讀影片,內容詼諧好笑,最後神轉折非常正向地收尾了,從那時起我就好像中了走路痛的毒一樣將他的每一個影片看完。他非常努力地走出自己的影片風格,為許多台灣的原創作品製作影片支持推廣(有些甚至是無償的),令我感動無比,他已躍升為我心中的No.1 Youtube Movie Director in Taiwan.

在二月份的最後,我聽著JuNCurryAhn的小提琴演奏一路衝刺繪畫進度,同時興起了學習音樂的念頭,啊,我真是太花心了。沒想到和弟弟提起這件事情以後意外獲得了極大的支持,我弟說,姐姐,你應該會比較喜歡中提琴的,因為那個聲音比較低,而且它是「Viola」啊,唸起來是不是很美,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到時候我們一起合奏。

過去曾在社團拉過小提琴的弟弟這樣和我說完,我們兩個人都同時產生一種對未來的嚮往,這種未來是包含彼此的未來,既興奮又感動。

在這個充滿正能量的月份,我終於將《花之樹》完成了。感謝美好的二月。






初始草稿。



2017-01-25

在一月二十五號的時候我開始構圖,天哪,我真的平均一張圖要畫一個月甚至更長呢(掩面)。這一定是因為我不夠努力的關係,畫圖畫一下就會走神去看一些有的沒的(苦笑)。

這個初次的構圖發想是來自遊戲中的一個公會友人的造型,因為實在太美了,看到的當下打中了心中某個我欲創作而尚未完成的想像,自然而然地便開始動筆了。

主題是花還有鹿,少女當然也是必須的(笑)。

我也很想畫些硬漢啊,但可能時間還沒到吧(打滾)。

鹿的主題是和朋友們交換聖誕節卡片以後擁有的衝動,啊,鹿好可愛,好優雅,我想再畫一次。這次算是達成了願望了呢。



第一張草稿畫完後覺得不太透氣,重新修改。




2017-01-27

開始正式地打上草稿,之後就會進入精緻線稿;我稱呼這個步驟為「草稿確定」。這邊可以發現到,咦咦咦咦,這不是和草稿比起來有相當大的改動了嗎?那我之前的草稿是怎樣(?),這段時間我一邊畫圖,一邊看《像藝術家一樣思考》這本書,裡面提到非常多有趣的和右腦相關的研究,雖然到了現在有些實驗結果已經不夠正確,但還是給了我一些解答;有時候我們會說「我也不知道,它就自然而然的完成了,我沒有多想什麼,甚至不知道它怎麼發生的。」總讓試圖請教的人一頭霧水和質疑你的不夠坦誠。現在我懂了,那只是因為在「右腦模式(註1)」的運作下所有語言會消失,當一個人全心全意投入某件事情的時候,左右腦會做出完美的分工,以畫圖來說,我在進行「草稿確定」這個行為的時候,我相信我自己一定完全相信我雙眼的判斷,開始觀察邊界與平衡,發現了最初的草稿並不是最完美的,我應該讓鹿站在少女的後面,既可以畫出翅膀,又能藉由複雜的線條掌控畫面的疏密關係。

▼P1是最初的草稿確定。後來發現這張圖的重心不對,在P2中可以明顯看出鹿頭偏離中心線過多,致使畫面向左倒去。最後我在P3中將鹿頭往右偏,在圖底下增加一條帶子撐住畫面。

 (P1)            (P2)            (P3)      


(註1)在《像藝術家一樣思考》這本書裡頭,將「右腦模式」定義為右腦專門的、非語言的、概括與統一性的、適合用在繪畫的一種思考模式,雖然現在實驗已經證明左腦與右腦的功能並非確切地一刀切,兩腦都可以繪畫與說話,但用在比喻的時候還是挺實用的一個名詞。另外補充,兩腦的作用差別只在於左腦較注重順序與邏輯,右腦較注重概括全面。還有,我猜的,會說左腦為強勢腦的理由恐怕是因為教育大家按照順序的觀看與將每樣事情簡化定義較不容易使我們大腦負荷過重。這也就造成了右腦語言過度後退使大部分人開始認為畫圖是一件難事。




2017-01-31

開始進入「精緻線稿」階段。老實說我一度懷疑自己在這個階段有沒有必要將線稿畫到這種程度。台灣繪師VOFAN在草稿階段就直接上色,而色塊與色塊之間的顏色差異自然而然地就擁有了線條,並且,這樣的上色方式也許將會更加輕鬆與快速,當我不喜歡這個形狀的時候,我只要使用另外一種顏色蓋掉就可以了(彷彿油畫技法)。這樣的話,我畫這些線稿真的有意義嗎?我決定未來再多畫幾張試試看,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我想要的方法。

▼P1是最初的精緻線稿。在我將圖丟給繪圖組的朋友們看過以後,阿十和阿嵐認為我的腿與臀看起來「很辛苦」,最開始認為是裙子皺折的問題,但我修改後認為似乎是和透視有關,在這樣的迷惑下,我將圖拿去K大畫圖研究室詢問,芽雅和我確定了的確是我的透視錯誤,感謝芽雅將腿部骨架與透視畫上紅線,最終得出P3


無比感謝在這張圖上為我著墨過的三位朋友:)

    (P1)          (P2)          (P3)  


來一張P2和P3的動圖比較(笑)屁股動資動~






2017-02-05

又是休息一個禮拜左右開始重新動工,咦咦咦咦,空著的那幾天我到底在幹嘛Σ(*゚д゚ノ)ノ,我真想要有一個紀錄器紀錄我每天的行蹤啊(乾笑),我猜,應該是臨摹跟看書,或者玩遊戲吧。

這次的上色方法是學習shilinTV的這個繪畫影片:Time lapse drawing video

我學習他在自己上色的資料夾中使用了遮色片來避免顏色塗出去的情形,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方法,雖然多少有點不自由(我還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我還不習慣,打算多畫幾張試試看),但這個方法能夠確定我的陰形(也就是物體以外的空白處)的形狀會是我想要的樣子。

在這裡不得不提到使用方法:在使用這個方法之前必須先確定自己的線稿都是「封閉的」,之後使用「魔術棒工具」點選線稿外頭空白處,接著「選取→修改→縮減選取範圍1像素」,之後「右鍵→反轉選取」就會得出陽形(你欲上色的物體本身)的選取範圍。保持這個選取狀態,在圖層工具頁開啟一個資料夾,點選「增加像量圖遮色片」按鈕(在圖層下方),如此,不管在這個資料夾內做出什麼樣的改動都不會突出你的遮色片之外的部分了,很好用哦。



2017-02-06

開始上色,嗯,又休息了一天呢XD,開始正式地上顏色細節了。我試圖降低難度,不考慮刁鑽的光影,簡單地從上到下打出一個主要光源,且四周有著柔和的漫射光即可,較亮的部分毫無光線邏輯,只是為了「看起來好看」而設計。

作畫的速度很慢──很慢──很慢──。

應該是因為我一邊蹭一邊塗改的關係,我真的要再加強我的速度,一定是因為我的底氣不足才會畫得這麼慢的。解決方法可能是:多多觀察光影的關係。

在打這個檢討文的前幾天我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法,感謝繪師暮寺MUSI的這個練習影片。我決定開始做這樣的練習。


同時簡單做個對於MUSI繪畫影片的筆記:

1)大方向的背光陰影,做出大關係
2)卡上閉塞陰影
3)處理投射陰影(肢體之間相互阻擋的投射區)
4)輪廓陰影加強(背光處部分反光、剛轉折的地方陰影較深)

陰影顏色深~淺為:

閉塞陰影>投射陰影>輪廓陰影(剛轉折處)>輪廓陰影>輪廓陰影(背光反光處)




2017-02-08、2017-02-10、2017-02-11

這三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就是按照我之前所完成的那部份的邏輯一路繼續下去。這就好像是在一次寫作會聚會裡頭有個朋友這樣說過,當你的小說已經在前面的三分之一將架構與世界觀完成以後,人物就會自己開始生活那樣的感覺。插畫可能也擁有著差不多的邏輯吧。雖然我到了後面也總是一改再改呢(掩面)。


▼畫圖之路開始順暢,我在此時恐怕已經找到了這張圖的邏輯。


我還記得在畫這個部份的時候還跟媽媽生過氣呢,因為電腦在客廳的關係,我媽打開了電視和爸爸一起看電影,然後我就為了多餘的聲音生氣了(掩面),看來應該盡早把電腦搬回房內才對,目前正在計畫請人牽線中(笑),之所以拖這麼久沒回房間是因為我爸說「如果女兒不在客聽玩了他會有點寂寞。」為了這句話留到現在且老是為了同樣的事情生氣的我真的好傻啊XD。

那天早上我依然早早起來畫圖了,因為總覺得從早上就開始畫比較有效率,只要早上完成了那天必須完成的部分,接下來就清神氣爽,優游自在,下午多畫就算賺到。


▲特別特別喜歡這裡,光看到就覺得戀愛了呢~




 2017-02-18、2017-02-19、2017-02-20

同樣休息一個禮拜以後,從假日到周一連續三天的衝刺。

也許眼尖的人會發現到,鹿的顏色和上一張相比稍微偏灰了一點。這是在洗澡的時候按照慣例回想今天畫圖的進度,以及思考接下來要怎麼繼續走下去的「檢討時刻」,突然驚覺我整張圖已經往紅色的方向一去不復返......天哪,巨大的BUG!太紅了可一點都不耐看!(當時天挺冷的,我拿著花灑噴著我的後頸,就這樣蹲在地上想事情,也許這算是一種怪癖?囧)在十八號這天我將鹿的顏色圖層全部刪除,重新上色,並且開啟我的色票設定圖層(啊,是的,我在上色之前會開啟一個圖層專門儲存顏色,避免我迷失。)想像什麼樣的顏色可以不突兀,又溫和,優雅又平衡。

最終我選擇了偏灰的暖橘,我相信偏灰的調子可以讓畫面「比較藍一些」,中和了恐怖的紅色。

▼P1和P2的主要差別在於鹿的翅膀和花朵的改變,最開始翅膀上的羽毛畫完以後感覺到一股混亂,本來想要試著重現少女翅膀上羽毛的感覺......有點忘紀是怎麼畫的了,沒紀錄到真是失策啊。後來就勉強地將翅膀修改為P2的樣子。而P3的主要是將畫面的深淺做出改動以求平衡,最初少女頭髮的陰影和屁股後面衣服的帶子顏色過深,影響到視覺地圖的觀看流暢度,所以我將顏色刷淡刷灰來確保透氣。

而且,在衣服帶子刷淡以後P3這張圖是不是比起P2看起來輕盈多了呢?

    (P1)          (P2)          (P3)



 ▲我朋友說很喜歡鹿的角,好想砍下來喔(笑)



FINAL

最後,我開始試著在背景調色──沒錯,我到了全部的細節都上色完畢才開始考慮背景,是不是很不負責任?我決定下一張圖要連背景也一併考慮進去,我相信這樣才可以畫得更快。

我選擇的背景是和整張圖基調相符的暖灰和丹紅,頗有點日本風味呢,特別喜歡就這麼定下了。稍微拉出一點不規則的線條來填補因為我的不謹慎而沒有考慮到的留白處,再加上一個長方形框框暗示透視,加一點碎塊(差點說加一點洋菜粉XD),加上文字,如此便大功告成!

這邊特別感謝麋鹿(我的一位網友)給我關於英文的意見,「THE FLOWER ON TREE」(盛開花朵的樹)念起來很順很好聽呢,雖然和中文名字有點意思不同,但「花之樹」直翻可能就沒那麼美了:D

畫完這張圖以後,我又好好地休息了一個禮拜多,現在終於也把後記和過程打完啦(灑花),下一個戰場再見了!





2017-02-28 文章完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